你现在的位置: 潘乐网 > 文化 > 造房子的人没有给出答案

造房子的人没有给出答案

信息来源:潘乐网  时间:2019-10-31 12:06:35  浏览次数:3581

苏芳很年轻。她说她正在成为一名作家。在《一些时刻》之后,她出版了她的第二部短篇小说集《一个外国》。

苏芳毫不掩饰她的小说名字来自张爱玲。张艺谋的《异乡》是一本真正的游记。这份未完成的手稿记录了张爱玲一生中最困惑、最生动的时光。从上海到温州找丈夫的经历一直被外界所谈论。人们在她一生的作品中寻找各种线索来想象她在旅途中遭受了什么样的悲伤。在这份不同寻常的旅行记录中,她完全置身事外。男女之间没有婚外情,你也不会去哪里。只有一些人来到她面前,过着普通的艰苦生活。很难想象在这样一个阴沉的日子里,张艺谋还能冷眼旁观,看小贩,看村庄和田野,看人们如何杀猪杀羊,看戏剧和庆祝婚礼。她说这些话“大惊小怪,不受欢迎,但必须写下来。”

苏芳的《异国他乡的故事》是另一种“旁观者”——大学情侣、多年情侣、不忠的恋人,他们如何在各种复杂的爱情关系中纠缠、消费和折磨自己。在几部独立的短篇小说中,她给男女主人公取了相同的名字。什么不重要,什么不必要——结构、人物、情节,小说似乎随时都在突然结束,作者似乎对构建一切宏大的事物缺乏兴趣,甚至人物的名字也不想努力去创造,所以只剩下这些具有相同代码但形式不同的男女。

医科毕业生苏芳因为不能直接面对死亡而放弃了自己的职业。如果解剖刀能解剖尸体,放弃医学而从事文学的苏芳,用另一种方式对人体做了更深入的解剖。

她切开精致生活的表层,露出里面的碎片。她揭开婚姻中虚伪的面纱,展示了人们无法承受的负担。她写了两个人是如何坠入爱河的,以及他们是如何一步步走向情感幻灭的。她写道,两个人是如何耗尽年轻时积累的能量,在昏暗的光线下保护彼此的微弱光线的。她写了生活是如何从轻舟变成满载货物的巨轮的。没有人记得船的方向。船长在甲板上酗酒。她放弃描述具体的个人特征,因为他和她可以是任何人。就像手术台上的病人一样,姓名、年龄和身份都无关紧要。有缺陷的器官和隐藏的病变是医生需要注意的。

"人类戏剧是持久的,不仅仅是在那几个大动作中。"苏芳擅长写作的总是那些回想起来奇怪而激动人心的时刻——正是这些时刻拼凑了每一个独特的生活,并在漫长而疲惫的时间里给了他们短暂的喘息时间。

她说:“我对人太感兴趣了。很久很久以前,鲁智深非常渴望接近人们,观察人们,体验人们,来尝试一切。然而,如果你咽不下去,你必须把它写下来。写作是我的一种生活方式,也是我和世界之间的物质交流。”

根据苏芳的作品,没有人总是“充满活力”。没有急躁或歇斯底里。在感情的泥沼中,他们会挣扎、失去甚至拯救自己。就像张爱玲近乎冷酷的风格一样,搜索可能不会有实质性的结果,但是一路上,他们最终发现他们可以离开,去很远的地方,或者留下来,他们可以是任何人。因为,不管你在哪里,你都在异国他乡。

苏芳喜欢写对话,在对话中人们碰撞、交流并获得力量。也是因为对话,这些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男人和女人真正地看到了对方,听到了对方,但无法和解。

门罗也以写短篇小说闻名,他说:“小说不像一条路,更像一所房子。你进去,呆一会儿,走来走去,观察房间和走廊之间的联系,然后从这个角度看窗外,看看外面的世界发生了什么变化。”在苏联方面建造的房子里,你很容易居住。你在墙上的镜子里看到自己。你跟随他们的脚步,想知道如何选择那些只有轮廓却没有特定面孔的人。他们为什么结婚?夫妻是什么样的关系?在如此亲密的关系中,他们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

建造房子的人没有回答。她让你看到自己并做出选择。仅此而已。正如小说所说,“所谓神秘的命运从来没有比任何人不断变化的心更神秘。如果一个人能够了解他自己,那些矛盾的、快速的、无休止的侵占和抛弃,以及比宇宙更遥远和空虚的东西,那么他会发现一切都是按照他的内心意志进行的。旅程是可见的。”(刘彭其)